专题频道
热点专题  企业黄页  行业排序  行业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专题畜禽疫病专题非洲猪瘟应对措施 → 文章内容

全球非洲猪瘟净化历史


现代畜牧网 http://www.cvonet.com 2020/6/28 7:21:20 关注:107 评论: 我要投稿

  本文内容取自2020年6月7日发布于Front. Vet. Sci.上的一篇系统性综述文章,该文章由意大利和法国的研究人员完成,文章系统性的回顾了全球多国非洲猪瘟的净化过程,总结不同地区非瘟应对的有效策略和经验。


  背景:
  历史上,非洲猪瘟主要存在于非洲大陆,目前已知的23个基因型目前在非洲大陆内部都存在。只有两种基因型的非洲猪瘟病毒出现在非洲大陆以外,即基因I型和基因II型。
  1957年,基因I型首次出现在葡萄牙,随后在欧陆传播,并波及美洲大陆,到90年代,该基因型病毒在全球非洲以外完成净化,除了意大利撒丁岛,撒丁岛至今未完成净化,不过已经有一年多未报告新病例。
  2007年,基因II型病毒出现在格鲁吉亚,随后在欧洲东部和北部一些国家传播,并于2008年进入亚洲。这期间也有一些国家完成了对病毒的净化。
 ASFV在葡萄牙的净化
  葡萄牙是非洲大陆以外首次爆发ASF的国家,很可能是1957年5月从安哥拉引入。据认为,ASFV传播到葡萄牙的原因是非洲航空公司的航班和/或停靠在港口的船舶上污染了ASFV的食物被喂给了当地的猪。1958年6月,这一暴发得到有效控制和净化。
  经过2年的流行病学沉默,1960年4月在里斯本附近发生了一次新的暴发,这可能是由于食物垃圾的使用不当以及源自被感染的未完全埋葬的死猪尸体。这一次的爆发蔓延到了伊比利亚半岛的许多其他地区(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其他地区),直到1994年一直处于流行状态。
  1999年,ASF再次出现在安塔莱霍地区,但被成功净化。
  以人介导的病猪和病肉的无控制流动是传播的主要路径,发生这种流动的主要原因是活体动物的销售回路及受经济因素制约的决策机制。
  此外,该病的传播循环复杂,包括放牧地区的野猪和家猪可能相互作用(野猪被认为是潜在的病毒库),而软蜱的存在也是净化更加困难,特别是在放养生产区。这种地区即使完成净化也发生了再次感染。
  最终经过巨大的努力,葡萄牙与西班牙联合完成了病毒的净化工作,其中采取了一些特殊措施,包括检测家猪和野猪中的抗蜱虫抗体,以及销毁或分离有蜱虫的猪栏 。
  西班牙的净化
  西班牙首次报道非洲猪瘟是在1960年,之后数十年一直是地方性流行,直到1995年。该病主要在生物安全水平较低的家庭型生产系统中,伊比利亚猪的分散式养殖方式使该病极难根除。仅1983年一年的时间花在非瘟控制上的成本就高达1140万欧元。
  非洲猪瘟疫情发生之后,养猪系统逐渐都转变成了工业化生产。因此到1985年一项专门的净化计划得以实行,该计划相比以前计划增加了很多限制性措施(一直生效到1995年),从1985年到1990年,该病已经完全局限于西班牙西南部。病毒在这些地区持续存在有几个原因:主要是由于室外养猪生产设施的卫生和生物安全条件不足;软蜱的存在也发挥重要作用,它们是长期的病毒储藏库;野猪种群的不受控制也起到作用。该计划的实行使西班牙可以将不同地区划分为非洲猪瘟疫区和非疫区。此后,到1991年,疫区又细分为监控区(一年内没有发现毒血症猪)和感染区。
  经过35年的努力,通过采取适当的生物安全措施以及与葡萄牙进行的协调下最终完成净化,其中该净化计划在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法国的净化
  1964年4月,该病在法国出现,并通报了五次爆发:一次在西南地区,一次在与西班牙接壤的东南地区,三次在不列塔尼地区。该病通过从西班牙非法引进受感染的猪而带入法国,但于1964年5月即被净化。
  1967年法国通报了第二次疫情。1974年通报了最后一次疫情,最后一次疫情发生在法国西南部比利牛斯山脉地区。最后一个疫情的可能原因是从西班牙购买的猪引发了疫情。
  法国对于疫情的应对主要是采取了常规监测和热点探查方式,从流行病学和临床角度来看,在法国观察到的暴发均以低毒力为特征。
  意大利本土的净化
  在意大利,1967年1月在罗马的拉齐奥地区爆发了大规模疫情。疫情发生的原因是猪只饲喂了城市食物垃圾。此次流行影响了28个省,爆发了205次疫情,并通过扑杀99,458头猪进行了遏制。
  意大利的兽医服务部门进行了严格和快速的干预,因此位于疫情爆发地区的野猪种群没有受到感染。1967年首次确认暴发后,意大利政府设立了一个感染区(罗马市政区)和一个保护区(整个罗马省)。意大利各部委,国家主管部门,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和兽医部门之间建立了强有力的合作关系。
  之后,该病通过非法买卖受感染的猪和泔水传播到那不勒斯。并在1969年和1983年经历了复发,最后一次爆发出现在都灵附近的农场。所有这些暴发都是通过快速扑杀政策进行控制,并且每次都实现了净化。
  意大利本土通过禁用泔水饲料、大规模带补偿的扑杀及适当的清洁消毒措施,使该病得到快速的控制和净化。复群一般是在最后一只感染猪扑杀之后的6个月。
  以上所述情形未包含撒丁岛,自1978年以来,这个意大利小岛一直是欧洲唯一受到非洲猪瘟感染的地区。
  古巴的净化
  1971年该病毒被引入古巴,为美洲首次爆发。之后通过猪只、交通工具及泔水喂猪等形式在该国传播。尽管病毒在1971年5月首次报道,但直到1971年6月下旬才得到确认,主要原因是等待俄罗斯和加拿大提供诊断支持 。
  第一次发病是在哈瓦那省的一个育肥场,该场从国有猪场(专营猪场)和一些私人家庭农场收猪。由于检测不及时,使该病迅速在哈瓦那省内传播, 并且局限于该省。疾病成功控制主要是几个技术小组的参与(国家农业改革研究所,公共卫生部,不同流行病学组,内政部,工业饲养部和哈瓦那大学),他们有不同的技能及任务分工。此外,古巴政府与国内和国外机构设立了专门的控制委员会。
  1980年1月26日,该岛东部地区靠近海地共和国的Barcoa市发生了第二次流行。初步分析表明,该疾病是通过海地移民带来的食品进入古巴。疫情的总共损失预估为9,359,414美元。到1980年9月,开始用哨兵猪进行净化验证。
  在第一次和第二次流行中,古巴都采取了各种控制措施来根除。在受感染的场所,采取了几种措施:严格隔离,对所有患病猪和有接触的健康猪或怀疑受感染的猪进行扑杀;对受感染场所和疫情周围地区进行消毒;杀死可能是该病毒的机械载体的大鼠,狗,猫和其他动物;用次氯酸钙处理牧草和土壤;无法适当消毒的建筑物中的木材进行焚烧,最后重新建群。在受感染的猪场周围半径10-15公里区域内的所有猪只进行扑杀和赔偿,过程中安排具有高生物安全措施的特殊运输工具,将需要扑杀的猪运到官方的屠宰场扑杀;养猪场使用的所有设备均已清洗和消毒。此外,除了对古巴的所有猪进行全面普查外,还对私人和国有部门的所有猪及相关商品,进入猪场的人员和车辆的行动进行了限制。
  多尼米家和海地的净化
  在多米尼加共和国的非瘟疫情于1978年2月爆发,随后于1978年12月以高死亡率为特点的经典形式进入海地。该病可能是通过从西班牙国际航班上感染的猪肉碎屑进入多米尼加共和国,并迅速传播到整个国家。1978年7月在多米尼加共和国确认该病后,该国与海地达成了一项协议,将边界两侧15公里以内的所有猪只进行扑杀。
  在联合国粮农组织、美国和国际开发署的合作下,把多米尼加全国猪群进行了清群,并成功实现净化。为了检测残留病毒,在1980年7月,引入了哨兵猪以进行验证,直到1981年9月为止,没有记录到任何临床疾病病例,所有新引进猪的血清学检查均为阴性。
  当多米尼加共和国执行扑杀计划时,由于缺乏资金或适当的动物卫生基础设施,海地在疫情开始时未采取任何行动。在四个国家、美国动物卫生协会、美国国家猪肉生产者理事会和美国全国农业协会等的支持下,海地于1981年4月在海地起草了一项消灭计划。该计划包括四个阶段:
  六个月的规划和信息/公共教育;
  屠宰/赔偿;
  清洗消毒除草;
  建立哨兵猪群。
  在海地军队的支持下进行了全群扑杀,其中公共信息计划被认为对获得农村人口的合作至关重要。海地于1982年4月28日宣布净化。
  此外,泛美卫生组织(PAHO)和联合国粮农组织为实地和实验室定义了应急措施和培训活动,以及早发现病例,并制定了一项具体计划来协调对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的ASF控制。泛美卫生组织与牙买加政府一道,与海地的兽医部门密切合作,以增强其能力,检疫措施,审查有关猪肉和猪肉制品进入该国的法规,并提供有关海关,警察和动物卫生方面的培训人员,并调查猪的死亡。
  马耳他的净化
  非洲猪瘟于1978年3月首次在马耳他报告,起因是进口垃圾非法饲喂给了猪只。最初报告的病例是在一个育肥场,这个场的猪来自一个使用泔水喂猪的母猪场,这个母猪场已经全面发病。这表明在首例通报之前该病毒至少在马耳他已经传播了一个月。因此,病毒在全国迅速蔓延,感染了25,100头猪和304个猪场。
  在早期阶段,农民自愿将猪场进行了清群。到8月份,猪群数量减少到了三分之一。之后该岛国实行了严格的有偿屠宰政策,使疾病最终得到控制和净化。首例通报10个月后,即到1979年1月,马耳他全国猪存栏清零。
  巴西的净化
  详见巴西非洲猪瘟爆发过程回顾及应对经验总结比利时的净化
  1985年3月在西弗拉芒省报告了比利时的首例非洲猪瘟病例。该病毒可能是通过西班牙感染的猪肉感染野猪后引入。之后,通过受感染猪只交易和不当使用受感染注射器针头进行传播。
  首次发现后三个月内,该病已在该国所有12个受感染的猪场中得到净化,并于1985年9月,宣布净化成功。病毒的缓慢传播(由于流行病学原因)以及所采取的严格控制措施被认为是成功净化的原因。
  净化目标的实现得益于将严格的控制措施与猪场层面的主动和被动监视相结合。血清学监测既应用于受感染的猪群,也应用于未受感染的猪群,还包括与怀疑感染有间接接触的几个猪场。疾病确诊和净化日期之间的时间间隔很短:在12个受感染农场中,有5个农场的确诊日期和净化日期重合,而在其他情况下,从确认到消除疾病之间最多相隔5天。
  捷克共和国的净化
  2017年6月,在捷克共和国Príluky地区发现了第一批非瘟阳性猪尸体。这次感染涉及有限的野猪群,并且在时空上进展缓慢。自从首次发现到2017年12月,尽管野猪密度很高(8-10 / km2),该疾病仍以0.5 km /月的速度缓慢传播。感染区距斯洛伐克边境30公里,距奥地利和波兰边境80公里。
  全国范围内的被动监视始于2014年,并应用于全国发现的所有死猪。事实证明,这是早期发现非洲猪瘟的关键因素,能够立即有效地做出反应。
  在2017年6月首次确认非瘟感染之后,捷克首先通过在感染区域内实施禁令对狩猎进行管制,仅在低风险区域允许狩猎,然后在高风险区域设置陷阱。并鼓励在执行良好生物安全措施情况下猎杀高低风险交界处的野猪。划区政策和相关狩猎政策被认为是成功净化的关键。
  总结
  根据文献统计,1954到1999年之间,有9个国家成功对非洲猪瘟进行了控制和净化。净化过程短的历时几个月,长的超过35年。
  整体而言,非洲猪瘟是个很难净化的疾病。非洲大陆内非洲猪瘟长期存在,有再次将病毒传播到世界其他地方的风险。
  在1950年代的第一波疫情时,可用技术手段有限,但是仍然可以实现净化。直到最近,比利时、捷克等国也可实现净化,说明措施得当的情况下,净化结果还是比较乐观。
  但是相反,如果早期处理不当则很容易变成地方性流行,比如高加速地区2007年开始的疫情,已经演变成持续的地方性流行。

文章来源:Front. Vet. Sci.     文章编辑:一米优讯     
进入社区】【进入专栏】【推荐朋友】【收藏此页】【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信息
黑龙江伊春:强化非洲猪瘟防控措施,助力恢复生猪生产2020/7/3 16:47:27
河南省农业农村厅关于征求《河南省非洲猪瘟疫情有奖举报暂行办法》意见的通知2020/7/3 15:43:38
黑龙江伊春:强化非洲猪瘟防控措施,助力恢复生猪生产2020/7/3 14:47:27
云南省永胜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2020/7/1 19:33:35
云南省永胜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2020/7/1 17:33:35
6月份即将结束总结下近期非洲猪瘟目前现状!2020/7/1 9:43:36
 发表评论   (当前没有登录 [点击登录])
  
信息发布注意事项:
  为维护网上公共秩序和社会稳定,请您自觉遵守以下条款:
  一、不得利用本站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不得侵犯国家社会集体的和公民的合法权益,不得利用本站制作、复制和传播下列信息:[查看详细]
  二、互相尊重,对自己的言论和行为负责。
  三、本网站不允许发布以下信息,网站编辑有权直接删除:[查看详细]
  四、本网站有权删除或锁定违反以上条款的会员账号以及该账号发布的所有信息。对情节恶劣的,本网将向相关机构举报及追究其法律责任!
  五、对于违反上述条款的,本网将对该会员账号永久封禁。由此给该会员带来的损失由其全部承担!
声明:本网刊登的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果转载文章涉嫌侵犯您的著作权,或者转载出处出现错误,请及时联系文章编辑进行修正,电话:010-65283357。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谢您的支持和理解!

您可能感兴趣的产品更多>>

版权所有 现代畜牧网 Copyright©2000-2016 cvo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426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