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频道
热点专题  企业黄页  行业排序  行业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专题动物疫病流行与防控动物疫病预防疫病流行监测 → 文章内容

辽宁省一起小反刍兽疫疫情的紧急流行病学调查


现代畜牧网 http://www.cvonet.com 2020/10/16 19:39:58 关注:59 评论: 我要投稿

  摘要:2020年5月15日,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该县某养羊户发生山羊急性发病,且死亡率较高;5月16日,经市级专家组现场临床诊断和省级实验室复核,诊断为疑似小反刍兽疫疫情,经国家小反刍兽疫参考实验室检测,确诊为小反刍兽疫。5月18日,农业农村部公布了该起疫情。为追溯疫情可能来源,分析疫情扩散风险,科学指导疫情处置工作,开展了紧急流行病学调查。现场调查结果显示,该起疫情的袭击率为72.7%(136/187),病死率为55.9%(76/136)。溯源调查表明,疫情由羊贩运人及其运输车辆带毒传入和外购未经检疫羔羊带毒传入的风险较大,新生或外购羔羊未及时免疫小反刍兽疫疫苗是内在风险因素;追踪调查结果显示,疫情局限于该养羊户,向外扩散的风险较低。本起疫情提示,应做好养殖场区内的生物安全综合防控,重点加强相关人员及运输车辆、工具的移动控制,及时做好羔羊的疫苗免疫,降低疫情发生风险。
  小反刍兽疫(peste des petits ruminants,PPR)也称羊瘟,是由小反刍兽疫病毒(peste des petits ruminants virus,PPRV)引起的一种急性、热性和高度接触性传染病,临床表现以发热、口炎、腹泻、肺炎等为主,山羊、绵羊及野生小反刍兽易感,其中山羊发病率和病死率最高。该病为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规定的须通报动物疫病,为我国一类动物疫病。2007年,PPR首次传入我国西藏阿里地区,但疫情很快得到控制。2013年底,PRR疫情再次传入我国并迅速波及多个省份。2014年3月,辽宁省首次发生输入性PRR疫情。随着国家PPR消灭计划的实施和高效疫苗的广泛应用,全国PPR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
  2020年5月15日,抚顺市清原县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该县某养羊户自2020年5月5日起陆续出现羊只急性发病,且死亡率较高。抚顺市农业农村局立即与市现代农业及扶贫开发促进中心(以下简称“抚顺市疫控中心”)兽医实验室组成联合专家组,开展了现场剖检诊断,并采集组织脏器和鼻拭子样品进行了实验室检测,检测结果为PPRV核酸阳性,随立即将情况上报辽宁省农业农村厅,并将样品送辽宁省农业发展服务中心(以下简称“辽宁省疫控中心”)兽医实验室检测复核;5月16日,经省级复核为PPR疑似疫情,并立即将情况按照程序上报农业农村部,同时将样品送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国家小反刍兽疫参考实验室确诊;5月18日,农业农村部公布了该起羊PPR疫情。为查找疫情暴发原因,评估扩散风险,科学指导疫情处置工作,省市联合成立调查组开展了紧急流行病学调查。
  调查方法
  病例定义
  临床怀疑病例。自2020年4月15日以来,该发病养羊户及周边场户饲养的山羊或绵羊中,出现急性发热、口腔溃疡或糜烂、鼻腔流脓性或浆液性分泌物、腹泻、消瘦、发病率和死亡率较高等1种以上临床表现的病例。
  疑似病例。临床怀疑病例经抚顺市疫控中心使用PPRV荧光RT-PCR检测方法检测为阳性,并经辽宁省疫控中心复核为PPRV核酸阳性的病例。
  确诊病例。经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国家小反刍兽疫参考实验室确诊为PPR病原学阳性的疑似病例。
  调查方法
  现场调查。采用现场勘察结合问卷调查的方式,对该发病养羊户饲养羊的品种、数量以及羊舍布局、饲养管理模式、免疫情况、调入调出情况、发病及治疗等情况进行调查;通过与该县农业农村局、农业发展服务机构疫病控制部门及动物卫生监督部门相关兽医工作人员座谈,对疫区及受威胁区范围内羊养殖场户的分布、饲养规模、免疫等基本情况以及羊交易市场情况进行调查。
  临床观察及剖检。现场观察该养羊户发病羊的临床表现,对病死羊进行解剖,观察临床病理特征。
  样品采集。5月15日,采集同一只病死羊的组织脏器、鼻拭子各1份及同群发病羊鼻拭子5份;在疫情追溯期间,采集市辖区内7个养殖场户的羊血清130份、鼻拭子210份;6月2日,疫情解除封锁前,在疫点、疫区和受威胁区,共采集羊血清80份、鼻拭子80份和环境样品10份。
  实验室检测。疫点内所有采集的组织脏器和鼻拭子样品,首先经抚顺市疫控中心实验室,采用荧光RT-PCR方法进行PRRV核酸检测,阳性样品再送辽宁省疫控中心实验室复检,同时送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国家小反刍兽疫参考实验室确诊。疫情追溯期间和解除封锁前采集的羊鼻拭子、环境样品和血清样品,由抚顺市疫控中心进行PPRV核酸检测和免疫抗体评估。
  数据分析。按照病例定义,在该发病羊养殖户及周边地区进行病例搜索,将数据资料分类录入到Excel中,对相关数据进行分析,进行疫点内袭击率、病死率计算和疫情流行曲线绘制;使用描述性流行病学方法,描述疫情的三间分布,分析疫情的风险因素、传播方式和扩散风险。
  调查结果
  基本情况
  饲养管理情况。该养羊户位于抚顺市清原县土口子乡荒地村磙子沟组山沟深处一临时居所(东经125?15'19''、北纬42?22'39'')。饲养点三面环山,仅通过一条山道出入,远离村庄和道路,与外界基本隔绝。饲养以放牧为主,添加豆饼和玉米面为辅(豆饼和玉米面都是2019年底储备的)。放牧回来后,羊只分别圈养在两个简易围栏羊舍内,基本无生物安全防护措施;周边有野猪活动史,但未发现野生反刍动物活动。畜主自称羊为自繁自养,开始发病时存栏187只,其中山羊156只(以波尔山羊为主,兼有少量杂交品种羊),绵羊31只,现场调查时未见有成年公山羊和母山羊。现场调查发现,近期羔羊一直饲喂添加头孢金针注射液(主要成分为160万单位/只的青霉素钾)的奶粉;羊群出现病状后,畜主先后使用“降火”药、抗菌药和抗病毒药治疗。查看免疫台账发现,2019年10月22日,该户存栏198只,当日开展了最后一次PPR免疫,共免疫羔羊12只(其他186只成年羊已于2019年9月9日进行了集中免疫)。另外,2020年4月5日前,该养羊户对175只羊开展了口蹄疫免疫。现场调查时发现,存栏山羊均为羔羊,无PPR免疫记录;畜主自述,2020年3—4月期间曾与在J省多个地市和辽宁省抚顺市及周边市县从事羊只贩运交易的羊贩运人员进行过交易,羊贩运人员均进场买羊、运羊;畜主自述,无兽药饲料销售人员、兽医诊疗人员进场史,兽药均为自行去药店购买或邮寄。该养羊户地理位置和羊舍环境见图1。

  周边排查情况。发病羊养殖户周边3km范围内无其他养羊户;周边13km范围内共有养羊户16个,存栏羊936只。经排查,未发现异常情况。
  临床表现及剖检变化
  临床表现。发病羊精神沉郁、聚堆、被毛凌乱、食欲减退甚至废绝、耳温升高、结膜潮红、口鼻干燥,口鼻腔内有浆液性分泌物,严重者有脓性分泌物,口腔下唇齿龈根部有点状出血,偶有咳嗽;发病羊呈现不同程度腹泻、脱水、消瘦,尾部有粪便污秽;濒死羊出现低体温;圈舍内可见水样、黏膜样稀粪便。该户部分发病、死亡羊临床表现见图2。

 

  剖检变化。病死羊剖检可见,出血坏死性口炎,颌下淋巴结出血,气管环出血,气管内附大量白色黏稠性分泌物,肺脏心叶、尖叶出血并伴随严重的肉样变,心冠脂肪、心耳、心内膜、心外膜均有出血点,脾脏肿胀、出血,肝脏轻微肿胀,胆囊充盈、内膜出血,皱胃胃底出血,小肠弥漫性出血,肠壁菲薄、内容物稀薄如水,肠系膜淋巴结水肿严重,肾脏髓质充血,膀胱内膜出血,卵巢出血,子宫有出血点,直肠内壁出血呈现斑马样条纹。病死羊剖检临床症状见图3。


  三间分布
  时间分布。2020年5月5日,该养羊户2只山羊开始发病,临床表现为沉郁、食欲不振,养殖户怀疑为季节性上火,于是饲喂了“牛羊泻火包”(主要成分为杜仲叶)和“牛肥羊美”(主要成分为枯草芽孢杆菌、地顶袍霉培养物),但用药后羊群陆续出现腹泻症状;5月9日,5只羊死亡后,畜主停止饲喂上述药物,改用青霉素、地塞米松、利巴韦林和双黄连注射液进行抗菌和抗病毒治疗,但羊群发病未见缓解,仍不断出现羊只死亡;至全群扑杀前,累计发病136只,死亡76只。具体发病、死亡情况详见表1。5月16日,采取了封锁、消毒、隔离、扑杀和无害化处理等应急处置措施,对该羊养殖户剩余的111只羊进行了全群扑杀和无害化处理。本次暴发的时间分布曲线见图4。


  空间分布。该起疫情仅局限于该发病养羊户。该户羊只饲养在两个简易围栏羊舍内,一个羊圈在平缓坡地处,另一个在距该处30m左右的山坡处。两处羊圈基本无生物安全隔离防护措施,均有发病死亡情况,发病时间没有明显间隔,具有典型的场内疫病传播特征。
  群间分布。本次暴发的袭击率为72.7%(136/187),病死率为55.9%(76/136),其中山羊袭击率高达87.2%(136/156);未发现绵羊表现明显症状,也无死亡。
  实验室检测
  5月15—16日,抚顺市疫控中心对采集的7份样品进行了荧光RT-PCR检测,结果全为PPRV核酸阳性;5月16日,经省疫控中心检测复核,结果一致。5月17日,将此7份样品送国家小反刍兽疫参考实验室检测,确诊为PPR疫情;疫情追溯期间检测的7个场户的PPR群体免疫抗体合格率均在70%以上,个体免疫抗体合格率为93.8%(122/130),PPRV核酸检测均为阴性。6月3日,抚顺市疫控中心对采自受威胁区紧急免疫的8个场户的血清和鼻拭子样品及疫点的环境样品进行了检测,发现8个场户的群体免疫抗体合格率均达到70%以上,个体免疫抗体合格率为95.0%(76/80),PPRV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病因假设
  通过羊贩运人及其运输车辆带毒传入风险较高
  该饲养场点地处山沟深处,仅有一条从村组道路口入沟的通道,路程约6km,途径4户居民(距村组道口约2km处),其中1户为该养羊户住家(羊过冬时在该处圈养)。该场点具有极佳的疫病防控天然屏障。调查发现,该养羊户曾在2020年3月销售3批羊给本市3个养羊户,数量分别为79、89和13只;经追溯,此3个养羊户均无羊只异常发病情况;同时,畜主承认在2020年3—4月期间,经常在J省和辽宁省贩运羊只的羊贩运人有进场买羊、运羊的经历,且上述羊只交易未按照检疫程序规定主动申报检疫,因此羊贩运人及其运输车辆带毒传入该羊群导致发病的风险较高。另外,调查发现,该养羊户于2019年9月上旬和10月下旬分别对成年羊和12只羔羊免疫PPR疫苗后,未再开展新生或外购羔羊的PPR疫苗免疫,导致羔羊群体处于免疫空白期,未及时建立免疫保护屏障。
  通过外购羔羊带毒传入的风险较高
  从该养羊户的养殖模式和存栏变化情况分析,该养殖户多次外购羔羊的可能性较大。由于该养羊户以放牧育肥为主,且2020年3月已销售了181只成年羊,而5月初发病时其存栏数为187只,维系这样种群规模单靠自繁自养很难实现。另外,该养羊户存在用添加抗生素的奶粉饲喂羔羊的情况,卖母羊而选择奶粉喂养羔羊,这也不符合正常饲养实际。因此,推测该养羊户外购羔羊饲养育肥的可能性很大,由外引羔羊带毒传入风险较高。
  通过饲料和饮水传入的风险较低
  该养羊户饲养的羊主要在山沟中放牧,同时补充适量豆饼和玉米面等饲料。饲料均为2019年底前贮存,至2020年一直饲喂这些饲料,之后未采购过新饲料,因此由饲料传入的风险可忽略;饮用水来自山间溪水和地下水,周边无其他养殖户羊只及野生小反刍动物活动,因此由饮水污染带毒传入的风险较低。
  由饲养人员带毒传入风险较低
  该养羊户地处深山沟,周边3km无养羊户,人口稀少,由畜主及其家庭成员负责饲养管理;该户饲养人员与外界接触极少,偶尔回镇上采购生活物资即回,也不接触其他养羊户。因此,由饲养人员带毒传入的风险较低。
  由兽医诊疗、兽药销售人员带毒传入的风险不容忽略发病期间,该养羊户多次购入兽药;用药期间,多次调整治疗方案,不排除该养羊户饲养人员在羊场发病前后与兽医诊疗人员、兽药销售人员密切接触的可能性,也不排除上述人员进山沟饲养场点开展诊疗的可能性。因此,由兽医诊疗、兽药销售人员带毒传入的风险不容忽略。
  疫情扩散风险
  调查显示,该养殖户自5月5日开始出现山羊发病,回溯最长潜伏期21d,至4月15日。从4月15日至5月16日采取封锁措施期间,该发病养羊户未向外调出羊,也未向外运送病死羊及粪便等污染物;5月15日抚顺市疫控中心介入调查并经初步诊断怀疑为PPR疫情后,已及时对该养羊场点采取了封锁、消毒等控制措施;5月16日当地政府采取了全面封锁、全群扑杀、消毒和无害化处理的紧急疫情处置措施。因此,疫情向外扩散的风险较低。
  疫情处置
  5月15日,抚顺市疫控中心介入调查后,通过临床观察、剖检,结合现场流行病学调查,初步怀疑该养羊户发生了PPR疫情,并立即对该场采取了隔离、消毒措施;5月15—16日,抚顺市疫控中心实验室检测为PPRV核酸阳性;阳性样品于5月16日送达省疫控中心复检的同时,立即报告政府按照《小反刍兽疫防控应急预案》和《小反刍兽疫防治技术规范》划定该发病养羊户为疫点,并对疫点采取了严格的全面封锁、全群扑杀、消毒、隔离和无害化处理措施。通过风险评估,根据疫点周围存在三面环山的自然屏障,将疫点所在山沟划定为疫区,疫区边缘向外延伸10km为受威胁区。对疫区和受威胁区开展紧急排查,对受威胁区内所有羊开展PPR紧急免疫。紧急免疫15d后,采样进行PPR免疫效果评估和病毒核酸检测,结果PPR免疫抗体合格率达95%,PPRV核酸均为阴性。6月9日,抚顺市组织专家对疫点、疫区进行现场评估验收,认为符合解除封锁规定,并按程序解除了封锁。经过系统调查、科学处置和监测评估,确定本次疫情被彻底控制,未发生扩散。
  讨论
  疫情来源
  根据PPR潜伏期通常为4~6d,也可为3~10d,最长潜伏期为21d的特点,通过调查发病死亡具体情况,绘制了疫情时间分布曲线。本次疫情的指示病例发病时间为5月5日,因此推测疫情传入的时间极可能在4月15日至5月2日期间。该场起初只有个别羊只发病,随后几天呈现爆发式增长,具有典型的群内接触传播特征。由于放牧时两个圈舍羊只混在一起而导致两个圈舍内羊只互相传染。通过现场调查和访谈获悉,4月份有经常在J省和辽宁省贩运羊只的羊贩人进场买卖羊只的经历,因此通过羊贩运人活动及其运输车辆带毒传入的风险较高。另外,依据该发病场户存栏规模、羊群结构及饲养方式等综合因素,推测该养羊户通过外购羔羊带毒传入的风险较高。由于羔羊正处于PPR免疫空白状态,因而极易感染,暴发疫情。
  扩散风险评估
  由疫情时间分布曲线结合PPR的最长潜伏期,确定本次疫情扩散风险评估的追踪时间范围为4月15日至5月15日采取封锁措施期间。从可能携带并传播病原的羊群、饲料、饮水、垫料、粪污、羊毛、农具、人员、运输车辆等风险因素着手,通过现场问卷调查、与该县疫病控制与动物卫生监督部门工作人员座谈的方式,对可能的风险因素分别进行了释放、暴露和后果评估,发现在追踪期内,该养羊户未向外售羊,羊毛,垫料、粪污等局限在养殖场内,人员和运输车辆与其他养羊户无接触,因而推测从该疫点向周边养殖场户扩散疫情的风险较低。
  防控建议
  本次调查表明,未经检疫而进行羊只交易极易导致疫情发生,因此应加强动物产地检疫和流通监管;应严格按照免疫程序开展免疫工作,及时开展新生羔羊或外购羔羊免疫工作,确保及时建立群体免疫保护屏障,降低疫情发生风险;加强对养殖场户的动物疫病防控宣传培训,规范养殖场户养殖、交易等各环节的活动,通过群防群治、综合防控,实现该病的预防、控制并最终达到净化。
  结论
  调查认为,该起PPR疫情极有可能是通过羊贩运人及其运输车辆以及外引羔羊等途径将病毒传入场内,并因该养羊户羔羊群未免疫而处于免疫空白期而导致的。因发现及时,并采取了严格的处置措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并未出现扩散。该起疫情提示,应做好场区内的生物安全综合防控,重点防范羊贩运人员、兽药饲料销售人员、兽医诊疗人员以及通过运输车辆、工具等将病毒传入养殖场内的风险,及时做好羔羊的疫苗免疫,以降低疫情发生风险。

 

文章作者:兰德松等 中国动物检疫     文章编辑:一米优讯     
进入社区】【进入专栏】【推荐朋友】【收藏此页】【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信息
OIE:利比亚发生小反刍兽疫疫情2020/10/12 9:59:41
OIE:利比亚发生小反刍兽疫疫情2020/10/12 7:59:41
OIE:利比亚发生小反刍兽疫疫情2020/10/12 5:59:41
小反刍兽疫诊断技术及监测调查2020/10/5 21:45:40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哈密市发生一起羊小反刍兽疫疫情2020/9/21 22:53:19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哈密市发生一起羊小反刍兽疫疫情2020/9/21 20:53:19
 发表评论   (当前没有登录 [点击登录])
  
信息发布注意事项:
  为维护网上公共秩序和社会稳定,请您自觉遵守以下条款:
  一、不得利用本站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不得侵犯国家社会集体的和公民的合法权益,不得利用本站制作、复制和传播下列信息:[查看详细]
  二、互相尊重,对自己的言论和行为负责。
  三、本网站不允许发布以下信息,网站编辑有权直接删除:[查看详细]
  四、本网站有权删除或锁定违反以上条款的会员账号以及该账号发布的所有信息。对情节恶劣的,本网将向相关机构举报及追究其法律责任!
  五、对于违反上述条款的,本网将对该会员账号永久封禁。由此给该会员带来的损失由其全部承担!
声明:本网刊登的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果转载文章涉嫌侵犯您的著作权,或者转载出处出现错误,请及时联系文章编辑进行修正,电话:010-65283357。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谢您的支持和理解!

您可能感兴趣的产品更多>>

版权所有 现代畜牧网 Copyright©2000-2016 cvo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42659号